齐文颖:燕园第一位哈佛博士——追忆父亲齐思和先生的学术人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三分快三_哪个平台可以玩三分快三_三分快三平台有哪些

齐文颖:燕园第一位哈佛博士——追忆父亲齐思和先生的学术人生的相关文章

齐文颖:燕园第一位哈佛博士——追忆父亲齐思和先生的学术人生

齐思和(1907~1950)字致中,山东宁津人,著名历史学家。燕京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,在哈佛大学研究院获博士学位。1935年回国,任北平师大教授,燕大历史系主任,文学院院长。院系调整后,任北大历史系教授,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等职。学识渊博,兼通古今中外。在先秦史,世界中世纪史方面造   更多...

周启博:我的父亲周一良

(一)尴尬群体中的另另三个小 父亲周一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去世,享年八十八,当属高龄。遗憾的是他未能把想说得话删剪形诸文字。 父亲对子女随和,不象母亲有时不严自威。但他少与子女谈心。以我观察,他有两批较能推心置腹的大伙 。一是留学哈佛的“学友”,青年学子在异国共度寒窗,铸就友谊。二是文化革命中因“反聂(元梓)”而同被关押   更多...

梁文蔷:我的父亲梁实秋

梁文蔷(口述)/ 记者:李菁 作为梁实秋的幼女,现定处于美国西雅图的梁文蔷也已是七旬老人。营养学博士梁文蔷并没人“子承父业”,但来自父亲生前的鼓励,总爱成为她勇敢地拿起笔的动力和缘由。其实父亲离去已近20年,但提起悠悠旧时光,那样一位真性情的父亲还时时让她沉浸于快乐、忧伤和怀念交织的复杂婚姻中。少年梁实秋2个年来,我始终忘不   更多...

陈忠实:父亲的树

又有另另另三个小 月没人回原下的老家了。离城不过五十华里的路程,不足一小时的行车时间,想回一趟家,往往要超过月里四十的时日,想来也为自己都记不清的烦乱事而丧气。终于有了回家的可能,都会了回家的轻松,更兼着昨夜一阵小雨,把燥热浮尘洗净,也把心头的腻洗去。进门放下挎包,先蹲到院子拔草。这是我近年间每次回到原下老家必修的功课。可能说   更多...

章立凡:是父亲,也是大伙

章乃器在北京(20世纪50年代)西方有句格言:“you cannot choose your family but you can choose your friends.”(你不还都还还能不能 选着你的家庭,但让我选着你的大伙 )。东方大国“阶级路线”盛行年代,对“可教育好子女”也另有名言训导:“出身不还都还还能不能 选着,道路能不还都还还能不能 选着”。自1   更多...

父亲为师

父亲教了一辈子书。听母亲讲,父亲五十年代大学毕业就到中学任教。那时父亲年轻,书教得好,受学生爱戴;每逢节日,同学好送这个贺卡,五彩缤纷,撒在地上,就像一片怒放的山花,这便是父亲在我童年时留下的最明丽的回忆。我不曾见过父亲对学生发脾气。“文革”中,父亲没受太少冲击,但还是当了几天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。那天开批判会,人群带村里人   更多...

阿城:父亲

一九八七年三月某晚我正在纽约夏阳的画室里,这个 画室是仓库改建的。旧得好象随需用出危险,但实际上哪些意外本来 会处于,意外是绕了半个地球从电话里传来的:父亲病重,我立刻准备自美国离去。从六十年代初,来家就笼罩在父亲病重的气氛里,记得夏天大伙 在院子里与邻居喧哗,母亲出来制止,大伙 还小,还不还都还还能不能 随时将父亲的病重插进心上。父亲的   更多...

周伦苓:我的父亲周汝昌

八十松龄正少年, 红楼解味辟新天。 两周昔日陪佳话, 证相期读后贤。 这是美国著名学者威斯康辛大学教授周策纵先生去年在父亲80寿辰时为父亲写的贺寿诗。 为庆祝父亲的寿辰,大伙 吃了2个蛋糕,迎了2个花篮、几把鲜花,2个贺寿诗文,已说不清了。这个 年,既是他 的80大寿,又是他从事红学研究50周年。 作为女儿,我耳闻目睹了父   更多...

旷新年:父亲

一50年12月底,当我接到父亲脑溢血病危的电话,犹如五雷轰顶,头脑顿时一片空白。父亲去世的以前还不还都还还能不能 六十四岁。曾祖父和祖父都活到八十岁,曾祖母甚至活到八十四岁。父亲的身体是没人强壮,除了胃病之外,几乎从来没人生过病,更没人吃过药。父亲另另三个小 早去世,他自己没人想到,任何人都可能想到。农村的老年人都会保送入学 棺材的习惯,人   更多...

胡德平:父亲教的哪些事

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,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,这是国人对胡耀邦最为熟悉的悠悠旧时光,也是胡耀邦从耳顺之年跨入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的人生阶段。悠悠旧时光荏苒,如今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也已年近七十,他的样貌,也没人像大伙 记忆中的胡耀邦的模样。还不止样貌上的这类,应广东省委宣传部等邀请老出 在南国书香节上的胡德平像他的父亲生前   更多...